廚房性別論

 

 

 

作者:鄧惠文


最近我有不少好朋友結婚,她們都是三十五歲左右。我們這一代的人好像習慣把三十五歲當作一個關卡,我記得最初這種觀念是從村上春樹的小說讀來的:「三十五歲是人生的轉折點,之後就開始走下坡」。

女性朋友常說「三十五歲之前要嫁掉」,一方面是所有保養品公司都宣稱三十五歲之後要改用熟齡產品,好像三十五歲之後女人的臉皮會轟地一聲發生質變似的。另一方面,超過三十五歲的話,懷孕生小孩就要做羊膜穿刺,而且衛生署總說三十五歲之前才是最佳生育年齡。反正所有女人都把三十五歲當作一個大關。

而男性朋友則說,過了三十五歲,都快要顯露中年人的體態了,這種年紀如果還要重新去追女孩子,接接送送、甜言蜜語之類的,實在太累了,既然三十五歲之後大概不會再有新的女朋友,那麼三十五歲時身邊是誰就娶誰好了。

雖然男女兩性的理由不同,但結果一樣-就是快三十五歲的我最近不斷地接到紅色炸彈。而且,如果只是花錢就算了,結婚之後的朋友們煩惱突然多了起來,我還得提供免費的心理諮商。

其中一位是Lily。掙扎了好久,終於甘心放棄小姐的身份,拍了美美的婚紗,買了閃亮的鑽戒,還辦了浪漫奢華的婚禮。總覺得自己一定是個與眾不同的女人,不會在婚姻中變黃變醜。沒想到搬進新家第二天,她就發現冰箱中塞滿了婆家親朋好友送來的蔬菜水果,每一袋都還附註烹調的小秘訣。

「不用說,這些小秘訣都是寫給我看的。」Lily很生氣,「奇怪了,為什麼太太一定要負責煮飯呢?婆婆仔細地叮嚀著洗菜的方式,切菜的方向,告訴我在外面吃不好,最好自己煮,還有一大堆她兒子吃飯的喜好!」
「他住外面這麼多年了,如果覺得吃外食不好,為什麼她不教他自己煮呢?」

Lily和老公都是醫師。她們的職業相同,年資也相同。嚴格說起來,Lily的工作比老公還忙碌,她任職於教學醫院,除了全職的工作之外,還要負擔學生教學、公家委任的各種學術研究、以及社區演講等等。老公在私立區域醫院兼職,一週只上班三天。

「妳說,為什麼沒有人想教他煮飯?」

我唸研究所時,主修女性主義醫療批判,社會傳統的性別偏誤一直是我研究的重點。但縱有滿腹經綸,我也不知如何改變廚房中堅固的性別樣版。

Lily繼續抱怨:「我老公平日同意洗碗,同意打掃,也同意外食,但是一旦公婆來訪,他就堅持要我演出傳統女人的家務角色。」

「好虛偽!」我說。「妳怎麼不叫他跟媽媽說:我是新好男人,今天我來洗碗。」

「不行!我老公說,那等於挑戰他爸爸!」問題變成爸爸了。

「公公婆婆結婚快四十年了,伉儷情深,以那個時代的標準來看,公公算是很疼愛老婆的,不過再怎麼疼,他從不曾摸過一塊抹布,更別說踏進廚房一步了。」

Lily幾次回先生老家,發現公公和三個兒子的作息是這樣的:睡醒後看報,看完報吃早餐,吃完早餐抽煙、休息,之後等著吃午餐。午餐後留下杯盤狼藉,一個男人一張床---去睡午覺。午覺醒來看晚報,再等吃晚飯。

而婆婆則是從清晨忙到午夜,清早起來買菜,準備早餐,大家吃早飯時她忙著削飯後水果,等大家吃飽後自己才上桌撿食剩菜。吃完剩菜洗碗、刷鍋子,開始準備午餐的食材,洗米、挑菜葉、折豌豆、浸青菜、解凍、醃醬油,然後抽空洗衣服。晾完衣服後,準備午餐的油煙大起,三個媳婦擠在廚房不但幫不上忙,還會互相絆倒。接著又是同樣的情況了:男人吃飯時女人削水果。而男人睡午覺時,女人要洗碗刷鍋,稍事喘息後,又要準備晚餐了。

「這輩子我真的沒想過女人跟男人處境會差這麼多。過去的女人專事家務,男人工作賺錢;現在的女人即使有工作,往往還是負擔大部分的家務。」
「有人說女人對事業缺乏野心,我倒是很想問問:如果你每天要張羅一家大小吃飯、洗衣、打掃,你能有多少心思寫研究論文,你能經常加班嗎?」

Lily的話讓我想起五年前,我還在醫學中心工作,當時的主任表示將在四位住院醫師中選擇兩名升任主治醫師。當時他是這麼對我說的:

「我們需要的主治醫師要對工作有足夠的熱忱,每天想準時下班的人不適合留任。」
「妳的能力不錯,但是每次週日需要機動出差時妳都無法配合。如果妳能改進的話我可以考慮留妳。」

所謂週日機動出差,就是主任三不五時會在週末突然通知妳,要妳負責一場星期天的演講,或者是趕出星期一開會的計畫案。

改進?怎麼改進呢?我就跟現在的Lily一樣,冰箱裡有好多婆婆留下來的菜,我洗完衣服後好想睡午覺。而且,我還需要花時間做臉、保養,以免變成黃臉婆呢。

我是新女性還是舊女性?有人比我新,有人比我舊。但是,我相信每個女人都還是費力地周旋在各種角色的矛盾中。男人當然也有男人的矛盾,不過絕對沒有女人多。

跟Lily談完回家,心中的戰鬥火焰又蠢蠢欲動,我對著老公開砲:

「下次回老家你一定要洗碗,不然我要把一切不公都寫出來,登在報紙上。」

「好啊,沒關係妳寫啊。只要不讓爸爸看出來作者是妳就好了。」

又來了,現代男人的精神分裂。

我抬起頭,看見奮力刷洗地板的老公,額頭上有大粒小粒的汗珠。而我倒是愜意地坐在書桌前,在鍵盤上敲敲打打。要說他大男人主義,又好像有點太嚴苛了。

於是我還是寫了這篇文章,不過,如果我公公問起,拜託,這絕對不是講我們家,我是幫Lily寫的啦。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