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海那麼美

 

~美麗佳人雜誌2009/6月號專欄。鄧惠文(精神科醫師/台北大學醫學人文所碩士

 

 

女孩說,她的男友突然變心了。

「一夕之間,風雲變色,晴天霹靂!」她說。上週末倆人還到海邊喝咖啡,整個下午都很開

心,Band演奏時,他也把手臂擱在她肩上,隨著節拍一起搖搖晃晃。在別人眼中,無疑是一

對甜蜜的情侶。在她心中當然也是。「根本沒有跡象!」可是從星期一開始,打電話給他就

一直不接,最後傳來這樣的簡訊「不用再打了。我不會接。我已決定分手。不需要討論。」

 

女孩痛苦極了,拼命想到底怎麼回事。那天,我做錯了甚麼嗎?沒有吧?碰面時,他第一眼

覺得我洋裝顏色好花,但我解釋去海灘應該不算太誇張,他也點頭說「是海灘風沒錯」…無

論如何,不可能為了一件衣服突然想分手。不可能。但除此之外根本沒有發生任何摩擦啊!

 

朋友提醒她:「妳不能只想去海邊那天,之前應該就有問題了吧?」

之前?女孩愈來愈困惑。自己平常當然有缺點,誰沒有缺點呢?但交往那麼久,都沒有構成

分手,最近又沒有新增缺點,他為什麼現在變心?

 

一旦想法至此,就無可避免毀滅性的念頭湧現-「既然我都沒改變,表示讓他從愛我變成不

要我的原因與我無關,一定是有別人!」「他愛上別人了。他被別的女人拐去了。」於是,

女孩的情緒由失落轉為憤怒,不能忍受自己竟然被揀選然後丟棄。她寫信、留言、試圖從所

有認識他的朋友套話,還打電話到他家中哀求伯母告知真相。除了追尋這想像中的解答,她

的生活完全停擺。

 

我遇到那個男孩時,相較於女孩的憔悴,他還是一身活力。

「分手那麼突然啊。對方很難受呢。」我說。

「不突然啊,我認真想了很久,過年時決定的,」他一臉嚴肅。

「嗯。前一天一起去海邊時還很甜蜜,不是嗎?」

男孩聳聳肩:「本來約出來就是想談,結果那天海那麼美,用來分手太可惜了。」

「原來如此……」可是,三個月前就決定分手,都沒有讓女孩知道嗎?

總不會每天都看到很美的海吧。

 

男孩試著回想,前一次見面時,看了悲慘的電影,女孩已經哭了,他不忍心說。再前一次,

去了昂貴的餐廳,不想用分手糟蹋頂級的牛排。另外一次,她穿了性感的吊襪帶,他覺得「

一個女孩興高采烈地穿新內一來找男朋友,這時說分手太侮辱人了。」

 

「總之,氣氛不是太好就是太差,一直沒有適合提分手的日子嗎?」

男孩點點頭:「不是故意隱瞞,我也想早點解決啊!」

 

我想起另一個女孩的故事,她和男友半同居地交往了七年。最後一個晚上,他徹夜無眠,坐

在陽台不斷地抽菸。到了清晨,她忍不住逼問:「你到底在煩什麼?」他避開眼神,許久才

艱難地開口:「我該走了。我今天要結婚。」

 

分手,就是這麼一回事?一方愈是沒有察覺,一方愈是難以啟齒、繼續拖延。

拖延愈久,最後另一方受傷更深。無可選擇地被告知分手後,總是很想追查原因。

幾經挫敗,才明白分手的原因不是窮追猛打就能問出來的。

惟有帶傷前行,在沉澱與釋然之後,才會從思考中浮現,一種明淨的理解。

 

或許到那時,女孩也會同意「那天,海真的很美」吧。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