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之前出遊時朋友狂挖歐洲赤松樹脂的畫面,後來在台南也多處發現會流樹脂的樹,但氣味大多雅淡,沒燒沒FU。

這次趁掃墓時往南投高山開上去,在一晴天朗朗處,發現一棵流著紅色樹脂的樹,看來是剛受傷,用手一摸,未乾的樹脂溝了我一手,好黏好稠,一聞.............


也太太太太太甜太美了吧@@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