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完成了一場,自己覺得還蠻美的腹部儀式,對象是爸爸。

也許是選後憂鬱,爸爸今天肚子一直不舒服,也不想吃東西,還會想吐。

從來都不喜歡按摩的他,今天竟然主動說,那,有沒有芳療的方式可以緩解肚子不舒服,有人主動提出要求,當然馬上說沒問題。

 

調了:

茴香、快樂鼠尾草、丁香、丁香羅勒、娜娜綠薄荷、帶渣橄欖油、一絲絲海鹽

加上

無敵火熱按摩手

 

 

一開始的輕刷,他就直說好舒服好舒服

握持時

爸爸問是否有把油加熱 怎這麼燒

 

 

讓浪花輕輕襲上那滿腹委屈的巴豆

湧上

退回

破碎掉

再編織起

 

 

 

然後

開始一場又一場迴旋 在腹上漫舞

來來回回

從前到後

表面到深入

漣漪到平靜 

 

接著

表情鬆了

原本混亂的呼吸勻稱了

姿勢

自在了

 

 

 

爸爸說

疼痛快速的安撫了

熱手一敷上肚子當下就有感覺

按摩時 他進入一種冥想

彷彿什麼不見了

什麼又找回了一樣

 

按完後

很想繼續舒服的在那冥想的世界裡繼續

 

 

 

自己也覺得這趟熱舞很不錯

手到現在都很香

酯類加上NANA薄荷

飄漫在今天溼冷的空氣中

清新又溫暖

 

 

看來下次他願意讓我來趟全身舞蹈了。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abrielle
  • 給你們拍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