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上帝與媽媽

作者:鄧惠文

 

今天一早打開電腦,就看到星座運勢預言我會有個壞日子:

「親愛的獅子,妳今天會很煩躁,容易與人吵架。要注意自己的情緒。」

不好意思承認,其實我還蠻信星座的。雖然不是基督徒、天主教徒,也沒有皈依三寶,但我仍舊屬於有信仰的一類人,不知道上帝或佛陀誰比較厲害,但我相信世間真的有些人類思考所不可及的東西。

我帶著謹慎的心情開始門診。在十二點之前都還算順利,即使有些邏輯特別不通的病人,我始終保持著很好的耐性。正當開始感覺肚子餓的時候,進來了一對母女。女兒十六歲,嘟著嘴,表情擺明了「我是被強迫帶來的」「別煩我!」。媽媽看起來謙恭有禮,流露著聖潔慈愛的目光。我的胃發出「咕嚕」一聲,預知了午餐的遙遙無期。

這位女兒小姐始終不肯說話,根據媽媽的說法,故事大約是這樣:

女兒跟同班的一個男生交往了兩年,看起來感情蠻好的。因為爸媽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女孩寒假時參加了基督教的營隊,在研修課程中,她學習到「不應該有婚前性行為」的觀點,經過認真的思考,她決定接受這個觀念,她跟男友溝通,希望兩人能夠停止性關係。但男友不同意,他說:「妳要這樣,那我只好另外找女孩子當砲友」(註:「砲友」就是「性伴侶」的意思,我知道這是過度解釋,但有些媽媽讀者可能不懂)。女孩無法接受,只好忍痛分手。

剛開始後悔的是男孩,一直嘗試回來找她,但她心意已決,不接電話也不回信。開學後,女孩詫異地發現,男孩身邊已經有了新的女朋友。在學校碰面時,她嘗試像朋友一樣地打招呼,但男孩對她完全不理睬。每天看著他們親密的互動,女孩後悔了。

她開始不斷地打電話、發簡訊給男孩,但對方仍舊不願回頭。女孩的情緒愈來愈糟,最近她已經完全沒辦法上課,整天不是大哭就是搥牆壁,她對所有人亂發脾氣,特別是父母。面臨休學的最後通牒,束手無策的媽媽只好把她帶到醫院來。

聽了這個悲慘的故事,我覺得非常同情。沒想到這個年代還能看到宗教與愛情衝突的壯烈情節,也算是亂世中的一點光亮。我把媽媽請出門外,嘗試跟女孩交談,使盡渾身解數,好壞都說盡,還舉例說自己也失戀過,才讓她開了口。不過,所謂開口,其實也只是發出「哇!哇!」的哭聲,還有重複著「他們都不理我」「他們都不要我」的囁嚅。

媽媽再度進來,急切地問:「醫生,她為什麼都不跟我們講話?為什麼一直發脾氣?」我楞了一下,奇怪,原因妳不是比我還清楚嗎?

我說:「她現在面臨很大的衝突跟矛盾。」「媽媽,妳可以試著去想像她的心情:她認真追隨主的教誨,做大家要她相信是對的事情,結果卻受到懲罰,她當然會滿懷困惑,無所適從…」

我還沒講完,就被媽媽打斷了:「她沒有受到懲罰啊!」

什麼?這還不算懲罰?媽媽妳嘛幫幫忙!我耐心地說明:「她喜歡的男孩不要跟她在一起,也就是說,她失落了很重要的感情,這會讓她覺得是一種懲罰…她這麼認真要做一個貞潔的好女孩,卻得到壞的結果,想必會覺得不平…」

只見媽媽驚訝無比地睜大雙眼,她說:「什麼?這怎麼會是懲罰?!跟那個男孩分手對她是好事啊!這是好事啊!應該高興啊!」

這下我真的能體會女孩的心情,在她媽媽面前,正是所謂的「有苦說不出」啊。

這時候,女孩又哇的一聲大哭,接著用護士給她的衛生紙擤鼻涕,然後,她把揉成一團的鼻涕紙朝我丟過來,還好小時候體育課上過躲避球,我急忙一閃,衛生紙團不偏不倚地落在我後面的見習醫師臉上。

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讓一個失戀的年輕女孩改變想法,心平氣和地認為「跟這個男孩分手是一件好事」?

面對無法理解女兒的媽媽,我忍不住問了一個問題—坦白說我不應該問的,但當時時在忍不住--「媽媽,請問妳失戀過嗎?」

她為之語塞,臉上急切追問的表情消失,轉為一種沒自信的猶豫,她小聲地說:「唔…我..我沒有。」

我停下來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我有點後悔,雖然是出於善意,想點醒媽媽,幫助她瞭解女兒正在遭遇價值觀的衝突,上帝與男友,宗教與愛情,這對於一個天真的少女是多麼殘酷啊。我們怎麼忍心責備她發脾氣,或是丟鼻涕團呢。不過我這樣問有點可惡,好像暗示媽媽沒失戀過不懂得愛情似的。

都是星座惹的禍。我心想,今天真的比較煩躁,容易與人吵架,我應該要多體諒媽媽的困難。

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瞭解,一個女孩在失戀或是飽受戀愛苦楚時,特別希望得到媽媽的支持,但媽媽往往也會成為另一重壓力的來源,這就是母女情結吧。 無關乎女兒的年齡,也無關乎媽媽有沒有相同的經驗,似乎只要是母女,就會有理不清的情緒糾纏。

我的朋友Kelly在二十七歲那年懷孕了,但那個男人是屬於不能娶她的那一種,照理說,二十七歲已經完全是個成人了,不會需要媽媽帶她去婦產科吧。Kelly決定自己去處理這些事,順便藉此跟這個沒有未來的男人一刀兩斷。然而,那位不能娶她的男友偏偏在這時候才特別有良心,每天訂花送到她家。Kelly每次看到花,忍不住感傷就哭起來,引起了媽媽的疑心。當媽媽真心想挖掘女兒的秘密時,有幾個女兒能藏得住事情呢?生我者媽媽,知我者還是媽媽啊。Kelly做完手術回家,有點疲憊,當然也有點情緒低落。但這都不是問題,真正的麻煩是,她一進門就看到媽媽臉色蒼白地坐在客廳,雙眼紅腫,顯然剛哭過。原來媽媽已經發現了。媽媽不斷地怨嘆「我的命好苦啊!」「上天在懲罰我!」「為什麼妳要這樣折磨我!」

此刻,身心俱疲但還一直撐著的Kelly,終於情緒崩潰了,母女倆開始大吵,Kelly很傷心:「妳不要管我可以嗎?」「我已經夠累了,為什麼妳還要找我麻煩!」

媽媽也很傷心:「就是沒管妳事情才會變成這樣!」「我為了妳難過得想去死,妳竟然說我找妳麻煩!明明是妳在給我找麻煩!」

不巧當天正想去找Kelly的我,沒有選擇地陷入了這場爭吵,成為她們的家庭諮商師。起初我實在不明白她媽媽為什麼要如此反應過度,我媽以前也常會這樣。不過我和妹妹早在大學時期就讓媽媽徹底放棄,不想再插手我們的恐怖愛情。因為我們一點也沒遺傳到媽媽一生都當班花、校花、公司花的魅力,也沒有養成從小耐苦奮鬥的堅毅心性,她的愛情祕笈對我們而言根本就不管用。舉例而言,我媽說如果男人跟妳吵架,妳絕對不要主動打電話求和,等到他打來時,就會乖乖的接受妳的訴求。我跟妹妹都試過,結果那些男人一個也沒打來。

Kelly噙著眼淚奪門而出後,身為好友的我留下來安慰她媽媽。聽了半天,我終於理解她的感受,原來Kelly爸爸很早就離開,媽媽經歷過一段辛苦才把他們姊妹帶大,其間媽媽曾經跟一個有婦之夫交往過,所以她的意思是,上天懲罰她曾經扮演第三者的角色,現在報應在女兒身上。也就是說,媽媽本來是心疼Kelly,但難過得太厲害,變成一種自責,然後,因為自責得受不了,只好變成責備Kelly。

後來我把這些複雜的心路歷程解釋給Kelly聽,「重點是,」我說,「妳不要聽妳媽字面上的意義,反正她的意思就是妳好可憐,她真不希望妳受苦。」Kelly頓時像是卸下所有的防備,抱著媽媽哭成一團。

唉。

我把思緒拉回,重新面對眼前這位深愛著女兒,卻無法瞭解「失戀會心碎」的基督徒媽媽。我忘了自己說什麼,總之是一些安慰她的話,同理她的著急,向她保證女兒總有一天會瞭解媽媽的想法是對的。她漸漸放心下來,總共花了一個小時!已經是下午一點半,快餓扁的護士小姐和我如釋重負地目送她們離開診間。

我看看那位被鼻涕團丟到的實習醫師,一臉芭樂的樣子。身為老師自己閃開而讓學生被丟到,總是有點良心不安。我決定再餓五分鐘,多教他一些東西作為補償。然而,這好像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因為那個媽媽又回來了,她說:「醫生,還好妳還沒走,我需要問妳一些問題!」

她問我:「我要不要叫那個男生打電話給我女兒?因為之前他聽說我女兒病了,有打來慰問,但我不准他們講話…」

「我要不要告那個男孩跟我女兒發生關係?因為我女兒未成年。」「我女兒說,我們可以威脅那個男孩子,如果不答應復合就告他,我應該這樣做嗎?」

這可為難了。我已經嚐過幫病人做決定,結果被罵的經驗,萬一我說「好,叫她們再交往」,結果事實證明這個男孩子很爛,誤了女孩的青春怎麼辦?我也不能說「長痛不如短痛,不要讓她們聯絡」,萬一女兒熬不過、想不開怎麼辦?反正橫豎我都擔不起這個責任啊。

望著這位媽媽期待的眼神,旁邊是護士小姐恨不得我下診的飢餓臉,背後還有心懷怨恨的實習醫師等著看好戲—我如何收拾這局面?

嗯,我慢慢想著。既然一切都是上帝引起的,怎能把難題丟給我這個凡人醫師呢?這些問題,問主也沒有答案啊。

我抬起頭,仿效虔誠教徒的眼神和語氣說:「媽媽,如果妳不知道該如何引導女兒,就多祈禱吧!」

阿門!

 

 

引用自KKBOX http://www.kkbox.com.tw/funky/106/106_0_1586_0_0_0.html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