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尺寸?你犯法!

作者:鄧惠文

前幾天的晚上我在電視上看到一則報導:某國最近制訂了「服飾法」,明訂服飾店各種款式的衣服都必須備齊六號到十六號,否則會遭到罰款。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哇,好棒的國家!是哪裡啊?」

可惜主播唸國名的時候我還在洗碗沒聽見。之後我拼命地想從網路上查出到底這是那個國家,卻怎麼也找不到。我請教每天會看十種網路報,號稱「新聞達人」的Chuan,他查了整整一個小時,終於忍不住問我:「你是在唬弄我嗎?根本沒有這種新聞吧!」

我堅稱真的看到過這個新聞,甚至願意發誓賭咒,Chuan又花了半個小時搜尋英文的網站,還是找不到。他起身離開書桌,用關切的眼神看著我,說:「妳是不是太累,產生幻覺了?」

「幻覺?你是說,像我的病人那樣?以為自己看到、聽到某些東西,可是事實上根本沒有嗎?」

Chuan看著我龐大的衣櫃和四處披掛的衣物:「可能妳太希望有這種法律,結果變成幻覺出來了啦!」

哇,真的嗎?被專攻心理分析的專家Chuan這麼一說,我也開始懷疑那是自己的幻覺了,因為我的確很希望有這種法律!

如果妳曾經看上某種款式的衣服,卻發現服飾店店員用鄙夷的眼神瞥了一下妳的臀部,一副懶得搭理的模樣,或者甚至在妳開口詢問時直接丟下一句:「妳不能穿!」相信妳也會想跟我一起搬到那個有「服飾法」的國家去住。

隔天早晨我在咖啡店吃早餐時遇到美女獸醫Grace,她帶黃金獵犬出來跑步,雖然是冬天,她仍舊穿著超辣的短褲,汗水淋漓地,周圍的男士每個都抬頭貪婪地盯著她,那種表情跟Grace腳下伸長舌頭「哈--哈--」流著口水的黃金獵犬還蠻像的。

我告訴Grace服飾法的事,站著喝咖啡的她立刻大表反對:「什麼!太離譜了吧?這是什麼法西斯國家!憑什麼連賣衣服的尺寸都管?」

「可是,這樣女人就可以自由地穿各種喜歡的衣服,不用辛苦地減肥啊!」我一邊嚼著香脆的培根。

「嘿,妳想想看,我買這件熱褲時,店裡最大就是M,38號吧!如果妳規定他們做到XXXL、還是46號,又怎樣?妳覺得XXXL的熱褲還算是熱褲嗎?」Grace不滿地說得很大聲,我感覺周圍的男士頻頻點頭,深表贊同。

熱心的Grace趁機教訓起來:「妳看看妳!大學的時候比我還苗條耶!現在呢?整整比我大兩號!」

「喂,拜託妳小聲一點!」我好想挖個地洞!

為了轉移話題,趕快搬出理論來反抗:「Grace妳太不女性主義了!妳沒有讀過嗎?一個社會如何藉著時裝產業營造女人對體型的焦慮,再串連減肥、美容產業,合力剝削女人,控制女人,讓女人沒自信!這是父權啊!」我想到自己交給某家「健康減重塑身中心」的六萬塊,一陣心疼。

Grace歪著頭,把烏黑閃亮的馬尾甩到一側,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乖乖,這不是服飾產業的問題,是女人自己的問題!如果真有妳說的那種服飾法,只會讓女人更墮落、更胖!」

不僅如此,Grace接著對我說:「妳知道為什麼妳需要女性主義,而我不需要嗎?」

怎麼可以隨便侮辱我最仰賴的女性主義!我以沈默抗議,繼續啃另一條熱狗。

但Grace不放過我:「妳看!像今天早晨,我帶Hero(註:就是她流口水的黃金獵犬)跑步,我劇烈地跑了一小時,消耗四百大卡,而我早餐只吃生菜和黑咖啡,不到一百大卡吧,但這一小時,妳不但沒運動,還吃了這麼多東西,我幫妳算一算….」

Grace打量我的盤子,做著心算,「至少四百大卡!」她說。

這樣就四百了嗎?我覺得好悲哀,我還很餓耶!

「不對!」沒想到Grace又說,「妳剛吞進肚子裏的麵包是那一種?是『可頌』吧?那要比白吐司多一百大卡!還有妳竟然在咖啡裡加了牛奶和糖!這樣大概五百五了!」她的表情好像是在看著一個罪犯。

「所以囉,光是今天早晨,把妳多吃的和妳少運動的加起來,妳已經比我多存了八百大卡在身體裡!」「這只是一天喔,一個月下來,妳就會比我多存二萬四千大卡,那我們畢業十年了,總共是多少大卡呢……」

Grace恍然大悟地點頭:「也難怪妳會比我大兩號啊!不,只大兩號算妳運氣好了!」

目送Grace活力旺盛地跑步離開後,我又點了一杯咖啡,這次沒加糖和牛奶。我回想著自己買衣服的經驗,開始猶豫對服飾法到底應該贊成還是反對。

服飾法真的會讓女人墮落嗎?

去年我有一趟東京之旅,出發前特別留意了那幾個月的日系雜誌,當時到處可見有荷葉般波浪下擺的裙子,我覺得及膝的裙子具有波浪下擺是很聰明的設計,因為它仍然可以做為套裝的裙子,上班開會都可以穿,但是卻低調地露出一點浪漫,好有女人味喔。我決定要在東京好好買它一拖拉股。

到了東京,逛起街來,果然每一個品牌當季都有波浪擺的及膝裙—但是,沒有一件我能穿的!那種感覺實在糟糕,我試了五、六家,直接請他們拿「最大號」讓我走進試衣間,然而沒有一件能穿著走出來。有的是拉鍊拉不起來,有的則是根本沒辦法把我的臀部塞進去。當時大概是把沮喪掛在臉上吧--每一個可愛的店員小姐看到我失望的表情後,都努力地要幫我找「能穿」的裙子,可是,幾乎每一個拿來的都是A字裙或普通的直筒裙。剛開始我還費力地比手劃腳,說明「我就是要找波浪裙」,我心裡嘟噥著,真是奇怪,為什麼A字裙和直筒裙可以做到40號,但我嚮往的波浪群只到38,甚至只有36呢?

最後我好不容易在六本木一家外國顧客很多的店找到一件,當我半信半疑地拉上拉鍊時,真是欣喜若狂,但是,一看到鏡子,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大部分的店家都不賣大號的?因為,臀部大的人本來就不能穿波浪群啦!想想看,40號以上的臀部,加上下擺波浪的膨脹效果--我端詳著鏡子裏的自己,覺得似曾相識……啊,原來是像迪士尼動畫「小美人魚」裡面的壞女巫,烏蘇拉—那隻下擺有好多「波浪」觸手的--章魚!

後來我再也不敢看波浪裙,而且回來後決心減肥,吃了一個月的生菜沙拉。

可是,我的臀部真的太大嗎?如果是在紐約或歐洲買衣服,我就覺得很自在啊,可以一直問店員:「太鬆了!沒有小一點的嗎?」。不過,有時候這裡又會有另一種困擾—那就是,發現自己的胸部不足以填滿他們的衣服……

我當然知道這是體型的種族差異,令我困惑的是,我們要對齊哪一邊呢?是繼續看日系雜誌,厭惡自己的臀部,每天吃生菜沙拉,還是改看美國雜誌,每天大口大口地吃薯片豐胸呢?

第一次為我點出這種「服飾自由思考」的人,是一位被同事稱為「中年美婦」的資深女主治醫師。有一次她看到我的便當,很訝異地問「吃這麼少能過日子嗎?」我說我需要減肥、店裡很多衣服都不能穿時,她驚奇地說:「妳都去哪裡看衣服啊?該不會還在買少女裝吧!」

少女裝?我沒想過這個問題!「那學姐您都在哪裡買衣服呢?」

「我的骨架比較大,歐洲品牌比較適合我。」

「比較適合我?嘿,我買衣服的時候,好像都是想拿自己去「適合」衣服啊!沒辦法把自己塞進喜歡的裙子,就想辦法減肥。」我說。

集智慧與美麗於一身的學姐憐憫地看著我,說:「妳以前應該上過國文課吧?『削足適履』聽過嗎?」

我決定下次試衣服的時候,要自信一點,如果哪個白目的店員說「妳的臀部比較大、大腿比較粗、減一點就可以穿了」,我一定要糾正她:「不是我太大!是你們的衣服太小了!」。我想起以前經歷過的店員,有人跟我說過:「妳穿束腹的話這件就穿得下」「妳要穿修飾褲…」,還有「妳應該穿魔術胸罩」!不可思議,以前怎麼都沒發現我可以抗議呢?

我決定把這當作一種新的生活目標,就稱為「女性主義的試衣態度」吧。
這麼一想,我在剩餘的半杯咖啡中豪氣地加了兩個奶球和一整包糖。好喝多了!這才是人生啊。

我愉快地回到家,發現Chuan寄了E-mail來:「找到了!不是妳的幻覺!」原來通過服飾法,規定店家要備齊六號到十六號尺寸的國家是阿根廷! 

華爾街日報的結論是這樣的:「阿根廷,這個盛行整容手術、減肥、厭食症和精神分析的國家,通過了這樣的法律,以一種新的父權手腕—干涉商業自由,來反抗原來的父權—規範女性的標準體態。」「新法制訂者似乎是在對女性說:喂,我准許妳現在可以胖一點啦—還是父權的口吻!」

原本以為找到立場的我,這下又迷惑了。只賣標準尺寸是父權,強制實行服飾法也是父權。到底我該認同那一邊,我的意思是,到底要不要繼續實行「穿回38號」的節食計畫呢?這關係到我今天該不該吃蛋糕啊,真傷腦筋。這時候,不知女性主義的大師們會怎麼說?

我在腦中不斷搜索讀過的女性主義理論,然而,出現的卻是多年前司迪麥廣告的名句:「女性主義就是敗在衣服和愛情上」。

 

 

引用KKBOX http://www.kkbox.com.tw/funky/106/106_0_1583_0_0_0.html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