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資源回收

 

作者:鄧惠文

我的鄰居Daisy,結婚已經快二十年了。我們因為倒垃圾而認識,她知道我是心理醫師,很喜歡跟我聊天,常說要提供她的故事給我寫小說。照她的說法,其中只有兩三年是像樣的生活,其他都慘不忍睹。他們的問題很多,有時候老公一個月才回家一次,喝得醉醺醺,有時候吵架打架,有時候為了金錢糾紛還需驚擾雙方長輩。從我們認識開始,她就說離婚是她現階段最重要的人生目標。

然而,我們都知道,離婚是很麻煩的事。

通常雙方之中會有一方不想離婚。

就算雙方都同意離婚,可能會搶奪小孩的監護權。

就算對小孩的監護達成協議,對房屋、財產的分配也可能會有異議。

最後分好財產,沒修養的人還會撂下狠話,詛咒你一輩子痛苦。

這過程真的是蠻討厭的。我就有許多個案是在進行離婚大事的過程中患上焦慮症或憂鬱症,不得不向精神科醫師報到。我接過法院的許多來函,要我以精神科醫師這種「專家證人」的身份,回答各種問題,例如「x女是否因不堪先生之精神虐待而引發憂鬱症?」,這是因為x女主訴先生長期對她進行情緒虐待,要求離婚,並且向先生索取精神賠償費。也有「請協助進行x童之心理評估」,這是為了瞭解把小孩判給爸爸還是媽媽比較好。

無奈的是,動輒半年一年的漫長爭訟,往往會把一個原本好好的人搞得心神不寧,甚至連工作都丟了,最後因為「失業」「經濟能力不穩定」再連帶輸掉小孩的監護權。有一個女個案在這種處境下對我說:「醫師,我的人生被歸零了。」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從我搬到這裡開始,看著Daisy至少努力了四年,經過無數的協調談判,運用各式各樣的心理戰術,終於把這些離婚前的難關一一克服。本來一直不願意離婚的先生同意了,房子給她,孩子跟她,也沒有詛咒她一輩子痛苦。

簽字的隔天,我遇到她出來丟玻璃和鐵罐,她的神情愉悅,如釋重負地說:「慶祝我人生的新開始吧!這是我最後一次丟那臭男人的酒瓶了!」

過了幾天,我抱著一箱印壞的稿子站在巷口等紙類回收車,看到Daisy朝我跑來,但她手上空空的,顯然是特意來找我說話。她說,事情完全亂了。老公簽字離婚後,一邊打包準備搬出去,一邊跟孩子話別。話別本來是件好事,問題是他向孩子告白:「爸爸雖然捨不得離開你們,可是我不能再虛度生命。我已經找到我的真愛,她是個好女人,有一個女兒跟妳們差不多大,我們要生活在一起。你們有困難時隨時來找爸爸。」

兩個女兒聽了都傷心欲絕。那天Daisy下班回家,只見寶貝女兒哭得雙眼紅腫,追問了半天,小女兒忍不住把爸爸說的話都告訴了她。

知道這件事之後,Daisy的情緒完全反轉了,由原本的輕鬆愉快,轉為憤怒、悲傷與自責的交替循環。

「我覺得很生氣,他怎麼可以對女兒說這種事,對女兒傷害太大了……」

「我覺得被騙了,他根本就是故意引誘我發動離婚的……」

「我對不起女兒們,是我拱手把她們的爸爸讓給別的女人,我太任性了……」

看Daisy神容憔悴,我也覺得好難過,畢竟我一路聽她的故事,支持她照自己的意願去作,現在她後悔了,我也跟著自責,當初為什麼沒替她想到這一重變數呢?

我想起一個學姐,她跟我們這一群「新女性主義者」一向合不來,因為我勉強算是其中比較溫和的,她大概覺得我還有救,曾經苦口婆心地對我說:「妳們都太仗恃自己的能力,太好強了!女人不能這樣做。妳們會嚐到苦頭的。」

這次Daisy的事,是不是太好強了呢?Daisy說,「如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要對男人要求那麼多,現在我還有一個老公在,女兒也有爸爸。」我真的傻了,因為之前她一直說的是:「這個男人佔著茅坑不拉屎,我要趕快擺脫他,起碼自由自在!」

我一直思考,她情緒崩潰的關鍵是什麼?怎麼樣讓她恢復平靜呢?

很年輕的時候,我猶豫過幾次,要不要跟某一位男朋友分手而投奔新男友。那種抉擇總是非常困難,因為前後兩個人各有吸引人的優點。當時,我媽媽說:「妳想這些都不實際,問問妳自己,如果妳跟他分手,看到他去交別的女朋友,妳受得了嗎?這樣就有答案了啦。」這個原則的確幫我解決過難題,但是,我也曾經因為小器,捨不得讓別人接收男友而拖延著病入膏肓的感情,最後還是必須分手,徒然浪費那些時光與青春。

如果Daisy受不了老公跟別的女人在一起,該不該挽回這個婚姻?當然,想挽回也不一定能成功,只是,到底值不值得嘗試呢?

我問她,「妳確定自己還要這個老公嗎?」

她說:「不知道!我真的完全迷惑了!」

她開始從頭回憶婚姻中的一切不如意,事實仍然那麼清楚,她們的個性根本就不合適。

我說:「那麼,如果事情的順序反過來,妳在離婚前就知道他有外遇,這個老公你還要嗎?」

「啥?」Daisy很驚訝,「我沒這樣想過!」

「如果知道他有外遇……」她沈思著。

「那我可能早就離婚了,不會撐這麼久吧!」

我望著她。

她會過意來,「妳是說,我只是不甘心他被別人撿去對不對?」

我還沒說話,就聽見紙類回收車叮叮咚咚地駛過來。等待的人們紛紛把抱在手上的廢紙箱交給隨車隊員,拍拍雙手,輕鬆地轉身回家。

「Daisy,妳沒有東西想丟嗎?」我把手上的紙箱移向她,「來幫我---這堆沒用的紙,上面盡是寫壞的故事,很重吧?有人幫我資源回收,真謝謝他們!」

Daisy用力地幫我把紙箱丟進車裡。

我們相視微笑,一起散步回家。

我們不用的愛人,就歡喜地交給資源回收吧。

 

引用自KKBOXhttp://www.kkbox.com.tw/funky/106/106_0_1700_0_0_0.html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