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種好男人

作者:鄧惠文

很久沒來的個案Vivian出現了。我對她印象很深,因為她初次來看病時,是這樣說的:「我妹妹是妳的病人,我跟她症狀一樣,情緒憂鬱。不過,我妹的憂鬱都是因為老公不好,但我的憂鬱卻是因為自己不好!」

很少有個案這樣甘願地說自己不好。起初我還不太相信,但是,跟她會談了好幾次,我實在找不到她老公的不是之處,不,不要說「不是之處」,我連這個老公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都找不到。概略地說,他不但體貼、尊重,而且對她給予百分之百的支持。其他各方面,從社會條件到美學條件,簡直像是依照女人的夢想訂做的。

我嘆為觀止地告訴她:「如果是這樣,那妳老公真的是太好了。」Vivian似乎對這樣的評語習以為常,她說:「我知道啊!我之前的心理治療師就說她沒辦法治療我,因為她承認,她忍不住嫉妒我有這麼好的老公!」
嘿嘿。這個心理師還真誠實。

那一陣子Vivian是因為自己有「精神外遇」,對完美老公深感愧疚,被罪惡感纏身,因而心悸、煩躁、苦悶,後來她終於回到正軌,也就痊癒了。

這次呢?我很好奇,如果身邊有這樣的老公還會憂鬱,人生還有快樂的可能嗎?Vivian的妹妹長期參加我的女性成長團體,本來曾經邀Vivian參加,但她來了幾次,感覺其他女性成員對她懷有敵意,可能因為大家都是失婚或情運多舛的悲情好女人,Vivian缺乏同樣的經驗就算了,更糟的是,她談的還是自己如何作個壞女人,背叛完美的老公,也難怪其他成員經常想攻擊她。有時候女人之間的敵意真的很可怕,我在帶領那個團體時,總是戰戰兢兢,經常要做滅火的動作,深怕她們會用語言把Vivian碎屍萬段。

這一回,Vivian懷疑自己得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原來她在幾個月前懷孕了,但是,那並不是一次喜悅經驗,反而是恐怖的折磨。剛發現懷孕沒幾天,她的臉突然腫得跟肉餅一樣,全身紅腫、起蕁麻疹,甚至到了不能呼吸的程度。緊急就醫後,醫生說這是罕見的嚴重過敏反應,Vivian需要使用輔助呼吸器,因為連氣管都過敏而異常痙攣,差點造成氣道堵塞。住院一週,醫生為她做了各種測試,結論是:唯一可能的過敏原是胎兒。也就是說,Vivian對她懷的小胚胎過敏!

我一邊翻著病歷,看到內科醫師多次註明:「病人先生強調,不要顧慮胎兒,請盡量使用需要的藥物幫病人減少痛苦」。於是,Vivian接受了類固醇及抗過敏藥的治療,漸漸消腫,恢復了健康。之後,她接受人工流產手術,把可能暴露在有害藥物下而長成畸形的胎兒移除。

雖然事情平安落幕,Vivian沒有因為懷孕而丟掉自己的小命。但她卻常感覺驚慌不安,睡覺時反覆做惡夢,夢見自己又懷孕,身體再度發生嚴重的紅腫,一個張牙舞爪的小惡魔不斷對她嚷著:「妳完蛋了!妳完蛋了!」。因為太害怕懷孕,她只要一想到做「那件事」就會暈眩噁心,忙著把老公推開。在路上看到孕婦也會覺得呼吸困難。

這的確是一種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表現—受到嚴重的、危及生命的威脅之後,人會失去安全感,產生焦慮反應,整天惶惶不安,也會反覆回憶恐怖的經歷或夢魘,逃避相關的事件,因此而影響工作、家庭等社會功能,造成個案無法正常地生活。

不過,在我看過的個案中,大部分的女性並不會為了一次懷孕失敗就放棄生小孩。如果去看看討論懷孕、流產或不孕的網站,就會知道,有多少女人在各種併發症的威脅之下,鍥而不捨,屢敗屢戰。這種意志力可能源自女人具有的母性,但也有不少個案告訴我,有沒有小孩對她本身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但是,她擔心不能生育是對夫家的虧欠,也可能成為老公外遇的藉口,所以不得不拼命接受各種治療,或是冒著風險一再嘗試懷孕。總之每次跟這些個案會談,我就忍不住為女人的命運感到心痛。

我幫Vivian開了一些抗焦慮的藥,試著安慰她先放輕鬆,好好調養身體,如果真想要孩子,也得等到身心痊癒,再重新計畫。沒想到她說:「不用了!我們已經決定不要生小孩了。」

「這樣啊?妳們彼此都同意?」這並不容易吧。

「對啊,他全力支持我的決定。」的確是她老公的作風。

「那妳要吃避孕藥嗎?」我問。

「避孕藥不是很麻煩嗎?我懶得吃藥。不用啦!我老公已經結紮了!」Vivian微笑地看著陪同就診的老公,「他說不要我再受任何苦了!」

「結紮了?」我有點驚訝,她老公才三十五歲。

因為我周圍的男人都不是這一型的,我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一邊試圖掩飾驚訝的神色,我一邊找話說:「爸媽也贊成嗎?」

「我爸媽贊成啊。」Vivian直覺地以自己的爸媽來回答。看到我狐疑的表情未減,她才明白我問的是公婆。

「我們沒有告訴公公婆婆!」她說。

「沒有告訴她們?那她們以後如果知道了會不會生氣?」

我承認我的確問了很笨的話,但是,這難道不是情有可原嗎?畢竟世界上有幾個公公婆婆會鼓勵自己的兒子三十五歲結紮?同意媳婦不生小孩已經很不容易了,何況是為了媳婦懶得吃避孕藥而讓兒子結紮?

這時,一直保持沈默的Vivian老公說話了。他語氣有點強硬地說:「為什麼要告訴我爸媽?我是個成年人,結紮是我個人的事!」

好個「成年男人」!好個「我個人的事!」,「不要老婆再受任何苦」--世界上這樣的好男人到底還有幾個?

我想到Vivian之前那位坦承自己嫉妒她的心理治療師。我並不覺得嫉妒,但卻揮不去心頭的感傷—這樣的男人應該大量繁殖才對吧,可是,他卻結紮了。 

難道好男人真的要絕種了嗎?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