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憂鬱的其他方法

 

作者:鄧惠文

每次當我對心情憂鬱的病人說:「症狀這麼嚴重,開點藥給你吃。」,病人就會問:「有沒有其他方法?」

治心情鬱悶的其他方法?
應該有吧。想想,抗憂鬱藥只不過是最近五十年的科學產物,那以前的人怎麼辦。

看看我的朋友們用什麼方法。

週末找不到Amy,到了半夜才回電。

「妳跑到哪裡去了?」下午被放鴿子、站在百貨公司門口一個小時的我生氣地說。

「我去泡湯。」

簡短的回答。認識她快二十年了,我知道這種回答的意思就是:「我心情不好,很差,簡直是非常非常地惡劣,我不想煩朋友,只好去泡湯。」「妳能聽到我活著回電已經不錯了,所以妳就別再計較我放妳鴿子的事了。」

Amy只要心情不好就會去泡湯,外文系畢業的她應該是受到許多西洋文學名著的啟發,對溫泉的效果特別有感應。歐洲小說裡不是有很多搬到溫泉地去療養的貴族嗎?這是Amy至今沿用的抗憂鬱方法。

她說,泡湯的過程就像一場完整的心靈治療。首先一定要獨自開車,「感覺自己是一個孤獨卻在移動的女人」,意思是:「沒有男人我也能到比較遠的地方」,以及「沒有男人我也可以去郊遊」。找到山上熟悉的某家溫泉旅館,「熟悉的地方就像回家,可以撫慰受挫的心」。安頓好後脫光衣服,在沐浴時,用最好的去角質產品蛻掉一層舊皮,這些步驟都是為了「脫殼」,象徵「脫去外在的束縛與困境」。然後泡進熱湯裡,讓毛細孔張開,心肺身體都呼吸硫磺的味道。「一般人認為溫泉的成分是發揮療效的關鍵,妳想知道的話去看溫泉旅館同業公會的促銷文宣,不勝枚舉。」

不過Amy還強調一個文宣中沒提到的效用—泡湯時,雖然她面無表情地蹲踞在池裡,卻不時打量著各種體態的女人,屢次肯定自己的副乳、小腹、和橘皮組織都很正常,「每次去泡溫泉看到這些正常的女人,我就會罵一次---雜誌上的模特兒照片一定都有修片!哪有女人身體那麼完美,根本是騙人的,其實我好得很,不需要節食,不需要運動,也不需要買新的保養品來抹。」

我嘗試用比較醫學的方法解釋泡湯對Amy心情的效用:「熱水浴可以使肌肉放鬆,一方面會因為舒服而愉快,另一方面,因為溫度使體表血管擴張,血液循環至體表,所以相對上大腦中樞的血液會少一點,妳會覺得有點重重暈暈的,就比較不會胡思亂想啊。」

「什麼?妳不要講了,不要破壞我泡湯的詩意結構好嗎?這是我唯一的抗憂鬱方法,妳不要把我弄沒效了!」Amy討厭我的科學理論,認為這會使她在泡湯時失去自我催眠的神奇療效。

好吧。其實我很羨慕她,有這麼簡便的方法可以改善情緒。泡湯對我好像沒那麼有效,果然懂太多醫學理論不見得是好事。

看看其他朋友還有沒有其他抗憂鬱的方法。話說被Amy放鴿子那天,我已經打扮好出門,不想立刻窩回家裡。但已婚的朋友週末都不自由,我試過說服皮膚科醫師Nana和電腦工程師Judy:「妳都窩在家裡帶小孩不會憂鬱嗎?出來逛街啦!」她們的答案好一致:「我很忙!哪有空憂鬱!妳們這種沒小孩的閒人,太好命才會憂鬱啦!」小孩的尖叫聲與玩具火車「嘟嘟!搶~戚搶、戚搶」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或許養小孩也是一種抗憂鬱方法?

我轉而找未婚的朋友,但是像Grace人氣太旺,忙著約會,一樣沒空。我打了半天手機,最後只有Celina可以跟我碰面。

「不過妳要到行天宮來找我!」Celina說。

我在行天宮前下車。沒想到週末有這麼多人聚集在廟宇,比正在送贈品的百貨公司還要擁擠。行天宮入口的門檻很寬,照理說是超過一個女孩子的步寬了,但我還是清楚地記得阿媽交代過,不能踩踏門檻,一定要跨過去。正當我準備邁出大步時,看到前面幾個打扮入時的年輕女孩,足登三吋高的細跟涼鞋,一個個熟練地跨過門檻。這種感覺真是特別,原來廟裡早已不是歐巴桑的地盤了。

看著這麼多人虔誠地膜拜,跪禱的墊席一位難求。我有種念頭,如果在這裡發憂鬱症篩檢量表,會不會發現很多病人啊?其實,如果我自己遇上不能解決的麻煩,心裡第一個想到的可能也是拜拜而不是吃藥。

點上香,我覺得好想念老阿媽。煙霧繚繞的香爐,巨大的關公聖相,小女孩時被阿媽牽著手的記憶,我感到失落已久的安全感似乎有點回來了。最近老是莫名其妙地頭痛,如果阿媽知道,一定會說我是在醫院被什麼東西嚇到,這麼想著,我自動排進了收驚的隊伍。

Celina看到我時,我正站在「菜姑」阿姨面前,專心感受著她結手印、念咒,把我的三魂七魄,一個個輕輕召回,隨著柔緩但堅定的手勢,送回我不安的軀體。那是無比的踏實感,一個完整的自我在心裡復甦。

Celina調侃我:「妳站在那裡的樣子好像乖乖的小朋友。」

「我的確覺得身心無比安適。要感謝妳叫我來呢!」我說。「那妳呢?來問什麼嗎?」我看到她手中握著一張「中平」的籤詩。

「就是來問那個豬頭的事啊。」Celina的前男友最近跟未婚妻分手,回來找Celina,但卻陰晴不定,一下說要跟完美的她結婚,一下又說她是世界上最自私的女人,讓她心浮氣躁。

「結果如何?」

「嗯。『纔發君心天已知 何須問我決狐疑』,解籤的師父說,這句『何須問我決狐疑』,意思就是我自己要拿定主意,如果自己心意未定,問神也沒用。」

「那不是跟上次被妳『開除』的心理治療師說的一樣嗎?」Celina曾經聽我的建議去作心理治療,治療師說她的問題就是猶豫不決,Celina大為不屑,「這不是廢話嗎?」就再也沒去了。

「喂!我求神是心誠則靈,看妳們這種心理治療門診一次要三千塊耶!」

唉,病人對心理醫師的期待真是不合理啊,那位治療師是個凡人,凡人能跟恩主公說出一樣的話,不是已經很厲害了嗎?連這樣都還會被病人開除,我不禁擔心自己未來的事業,會不會無法養活自己啊?

真是令人憂鬱,不如,我也來抽隻籤吧!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