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與海豹

 

兩性治療師 鄧惠文

 

為了鼓勵剛從鄉間療養歸來的 M子,好友陸續來到。電視上的Dicovery頻道正在介紹北極熊。「我女兒最喜歡繪本裡的北極熊,好可愛呀!」「喂!這可是世界上最危險的生物之一!雖然外表像白雪一樣純淨美麗,心性卻兇殘無比,遇到牠的話,一定會被吃掉。」

「因為這樣上帝才把牠放在北極嗎?不只杳無人煙,其他動物也很少吧。」一群喝了啤酒的女孩無厘頭地討論起來。

「你是說隔離危險嗎?我想是一種懲罰呢,因為牠太壞了,被放逐。」

「為什麼住在北極算是一種懲罰?風景很美,很安靜,可以睡很久,而且熊又不會覺得冷。」

整個節目看下來,對北極熊的印象倒不是如何兇殘,而是雪地漫長的飢餓、可畏的寒冷,在天地靜默的孤寂中,為了「活下去」這樣純粹的目的而堅持的意志。無關懲罰,但確是凡人無法忍受的艱辛。

捱過數月沒有食物的季節之後,好不容易盼到獵食的機會,焦躁的大熊掘破冰層,咬住一隻不擅藏匿的初生海豹。小海豹一團毛茸茸的,無辜的獏樣非常惹人憐愛,看到牠被生吞撕裂的畫面,大家心疼不已,還莫名其妙地對北極熊反感起來。

此時旁白道出:「在現實的世界中,一個生命的犧牲有時是延續另一個生命的必須。」

如果海豹不被吃掉,北極熊就會餓死。看一隻碩大的北極熊逐漸流失體力而倒下,掙扎漸趨微弱,最終死亡,難受的感覺應該也不亞於看一隻海豹被吃掉。

M子小姐始終靜靜地坐在一旁,雖說大家是為了看她而來的,但對於因精神脆弱而需要療養的人,似乎不知該說些甚麼才好。談相關的,怕刺激她的情緒,談不相關的,又好像有意忽略她的心事,結果大家似乎都逃避單獨跟她說話的機會。

之前M子受到男友惡劣的對待,包括肢體和情緒的暴力。為了避免他病態的妒意,不得不辭去雜誌社的工作,成為自由插畫家後,男友又控制她的出版權,收入幾乎都被他用光。感覺自己的人生毫無未來,M子提出分手,對方卻不肯同意,即使她避不見面,也逃不掉郵件、電話、網路的騷擾,男友責難她對感情不負責任、造謠中傷她的名譽、封鎖工作機會,她靠著友誼和藥物熬過這些風暴,最後男友竟然自殺了,導致她精神崩潰。她說,無法承受兩個相愛的人最後竟須互相傷害到這種程度──「我的離開對他是殘酷的傷害,但若不離開,會死的是我。」

人不需生吞獵物,却可能遇上「如果不傷害對方就無法脫身」的無奈局面。伴侶關係該是互利共生的,一個自己無法活下去的人,在戀愛中也無法與對方交換養分,只是消耗對方的生命來維生。被消耗的一方到了不勝負荷的時候,必須擺脫這個消耗才能求生。

這並不是奪取對方的生命,只是把自己拿回來而已。然而,一開始會容許對方形成這種消耗關係的人,往往心軟而善良,在切斷關係後如果對方過的不好,就會嚴苛地責難自己。

身為思考複雜的物種,行為的指導原則不單是生存,還有情感、道義……結果以無比糾結的方式運作著,即使心境如極地般寒冷艱難,也無法只考慮單純的求生,無法不顧別人。如果精神崩潰是人類擁有精密思考的代價,偶爾該想想北極熊是怎麼活的──天若有情,天亦老。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