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故壞美人

 

兩性治療師 鄧惠文

 

喜好文學的讀者都知道李清照—宋代詞人(西元1084年~約1151年),號易安居士,堪稱中國文學史上最負盛名的才女。不久前,中國學者楊雨在新作《莫道不銷魂——楊雨解秘李清照》中,顛覆了世人熟悉的李清照形象。

根據側面資料和李清照詞文的解讀,楊雨說李清照不僅一點都不像氣質玉女,而且好賭、好酒、又好色──她嗜玩類似麻將的賭博遊戲,常與朋友出遊共飲烈酒致醉,還會主動穿上性感內衣挑逗老公。例如在《醜奴兒》中,她寫道:
“晚來一陣風兼雨,洗盡炎光。理罷笙簧,卻對菱花淡淡粧。絳綃縷薄冰肌瑩,雪膩酥香。笑語檀郎:今夜紗廚枕簟涼。”楊雨解讀這首詞的意思是女子打扮好後,笑盈盈地對著老公說:「今晚紗帳裡,草席會蠻涼快舒適的!」也就是「到床上來吧!」的意思。


這樣的評論引起群情譁然,不少傳統人士因此表現出偶像被抹黑的憤怒。
姑且不論學者對此的爭辯,我從來就不認為李清照會是乖乖女。
傳統定義中的乖乖女,對於人世的體驗是非常侷限的,她要如何刻劃感情與人性呢?當然不是絕對不可能,但總是比較不容易。生於流行貞節牌坊的時代,所寫的關於感情、關於女人的詞句,卻能在數百年後繼續引發共鳴,說這樣的女詞人帶點前衛叛逆的性格,似乎也不足為奇。


回到現在。乖乖女的形象還管用嗎?純情而未經世故的模樣,能為現代女孩贏得甚麼?
對此大家似乎都有所體悟,不然書店的暢銷排行榜上不會總是出現跟「壞女人」有關的字眼。試試在搜尋引擎中鍵入「壞女人」,出現的書名多到讓人無從選擇,而內容一致都在解構「好女孩規範」的迷思。
好女孩的古典形象是夢幻單純、溫柔賢淑、利他先於利己、以家庭為重、沒甚麼野心和攻擊性。壞女人則是心機重、不檢點、隨性浪蕩,但不見得被認為會作奸犯科,因為那就叫作壞人了。關鍵是:壞女人的壞如果換成在男人身上,不見得會被認為是壞。這個名詞獨特的概念原則在於「不遵守當代的婦道」。


許多人認為跟乖得太徹底的女孩相處實在蠻無趣的。但壞女人至少包括兩種,一種是因為超脫傳統、堅持自我、敢愛敢恨、不畏歷練,因此驚世駭俗、被認為不像女人的。另一種卻是性格上真正惡劣、會貪婪說謊、背叛朋友、嫉妒陷害的。如果是前者,往往具有引人入勝的魅力,可說是「非壞人的壞女人」。比起禁忌一大堆的乖乖女,她們的經歷就像一部精采的電影。


李清照的新解讀,未必會毀滅她的形象,說不定還會為她吸引耍酷的年輕女孩的認同,就像舊偶像的新包裝。對於還在摸索自我定位的現代女孩們,也是一種另類的啟示吧。

創作者介紹

米禮鹿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