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讓他帶

 

【作者:鄧惠文】

為了聖誕節的活動,我跑去學Salsa。因為從前學過其他的舞,也知道一點Salsa的基本步,我以為這種在Pub就能教的東西不會有甚麼困難。雖然電視上的專業舞者都把跳舞當成耍特技,經常把女生拋來拋去,或是倒吊在男生腰上飛快地旋轉,但我們只需像正常人一樣動動就好了,安心吧,我對自己說。

老師進來時,穿著全長的黑色皮衣,戴著皮手套,還有一頂壓低到把臉遮住一半的巴拿馬帽。老師大概是南美洲人,後面跟著三個助教,他們都很高大,很酷,好像一伸手就會從褲袋裡拔出槍來那麼酷。

暖身之後,其中一位看起來最嚴厲的助教要求「第一次來的」跟他到教室另一邊,我也乖乖地跟過去。他開始教數拍子,從「1-2-3-4-5-6-7-8」開始,再變成「1-2-3-拍手5-6-7-拍手」。雖然很簡單,但其他「第一次來的」好像都沒有跳過舞,光是逢四與八該拍手就摸不著頭緒,開始踏腳後更是一團混亂。此時教室另一邊的學員已經開始練習配對,眼看一小時的課就要在數拍子中過去一半,我趁其他助教經過時偷問:「我想我不算是初學者,可以加入那邊嗎?」他同意帶我過去,但才剛轉身就被原來的助教制止了,他喝道:「You! Not beginner? Come here! (妳說妳不是初學者?過來!)」

他接過我的手,立刻開始攻擊式的快速舞步,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我努力跟著移動,但感覺不到兩秒鐘,根本還沒有真正開始跳,他就把我推回原來的角落,一邊說:「Yes, you are!(沒錯,妳是初學者!)」原來他根本無意測試我的反應能力,而是無論如何都要維護他的教室主權。我被迫繼續數拍子,最後十分鐘才得以練習一組簡單的配對動作,然而,搭檔的男士既然連拍子都數不來,當然也完全無法引領女生的動作,我像一隻繞著樹幹苦飛的蜜蜂,自己把該做的動作做完。助教看了一會,急促地走過來,我以為他是來教導那位男士的,但他只對我有意見:「他沒有帶,妳為什麼會自己移動?寶貝,女人跳舞只有一個原則,讓他帶!」「老師,如果他一直沒有帶出動作呢?」「那妳就跟他一起站在原地啊!服從,絕對服從!還有,臉上要有快樂的笑容!」

於是,我學會忘記學到的舞步,專心觀察舞伴要我做甚麼,當他莫名其妙地往不對的方向移動時,我也要往那裏相應地移動。當他不合邏輯地推動我,使我像麻花打結時,我要自己想辦法解套,並且準備趕上他下一個天馬行空的動作。當他不知如何跳時,我會靜靜站著,不出任何建議,也沒有狐疑的表情,不會給他任何壓力,只有「跟你跳舞好快樂」的笑容。

好熟悉的遊戲規則,是哪一個男友、還是所有的男友都希望我這麼做呢?

寶貝,讓他帶。

沒問題,我當然願意,被帶領是多麼美妙的事。但是,請給我一個能帶的男人,因為我不想站在原地。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