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治療師 鄧惠文

「好煩喔,能不能給我安眠藥,吃了就睡,甚麼都不要想。」
「如果能沉沉睡去,甚麼都不管,等事情解決再醒來多好。」
有些人在無法立即消滅壓力和困擾時,就會一直陷入這種想法。有一個女生,無法收拾感情的多角關係,不敢面對原來的男友,也擺脫不了新的男友,每次朋友勸她不要再打爛仗時,她就說:「妳們把我敲昏好不好?等他們自己喬好了再叫醒我。」

一般人只在心情煩悶、連續失眠、完全得不到休息時,才會吃點安眠藥,而且還小心翼翼,唯恐吃太多會成癮。如果醫生開出一天一顆安眠藥的處方,病人多半會自己打折,甚至有人只吃八分之一顆。但這些人卻正好相反,總是吃得比醫生准許的量還多,連白天不該睡覺的時候都希望能睡覺,以免面對清醒時的痛苦。

到底是因為她們的痛苦比別人大?還是承受力比別人小呢?

面對壓力時,有人是清醒派的,堅持要自己掌握狀況,不習慣放掉自我控制的意念。如果不得已需要接受麻醉或安眠藥,服藥之後,當她們開始感覺意識愈來愈模糊時,往往變得很緊張,拼命想保持清醒,害怕失去控制。這類人也不容易進入被催眠的狀態。

另一種人就不同了,屬於逃避型,容易沉迷於各種麻痺身心的事物,藉此掩蓋真實的感知。不知為甚麼,這些人本來常是美麗聰明的,看著她們因過量鎮定劑而空洞迷茫的雙眼,還有作息混亂的憔悴,總是特別讓人惋惜。就像盛年辭世的日本女優飯島愛。

她們使我想起童話故事裡的睡美人。比起其他的童話公主,睡美人未免太好混了。白雪公主在森林裡勇敢地走了那麼久,幫七矮人煮飯打掃看家,始終不改善良本性,愛護小動物,她對巫婆也很親切,還差點被毒死,最後才得到幸福。灰姑娘受盡虐待卻咬牙苦撐,作完所有份內和超過份內的事,熬過許多孤寂、挫折與等待。小美人魚在暴風雨中把一個大男人救上岸,總不是省力的事,後來還得離開家人故鄉、變成啞巴、撕裂身體、每走一步都如刀割,犧牲這麼多,愛人卻要跟別人結婚。長髮公主被關在高塔裡,就算沒有幽閉恐懼的折磨,至少也費工編了很長的辮子,何況那麼強壯的王子抓著她的頭髮爬上來,應該也會痛吧。只有睡美人長成妙齡少女後,第一次探索世界就因碰到紡錘而沉睡了,在她舒舒服服一直睡覺的時候,王子在忙、仙女在忙,幫她打點好一切,醒來不僅沒變老,得到幸福的歸宿,而且因為整個城堡都陪著她沉睡,她甚麼也沒失去。

關於尋找幸福、克服難關的努力,睡美人應該是最沒有教育意義的故事吧?
誰不希望能這樣。


然而,面對現實吧!你我都知道,絕對不會是這樣的。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