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前妻胡茵夢揭露李敖为人虚假醜恶的一面
 
胡因夢因敬佩李敖而結婚,因強烈不安全感而離婚2011年04月10日 羊城晚報 郭宇寬 
 
  
當年的胡茵夢,今天的胡茵夢。
當年演過四十餘部電影紅透臺灣的影星,今天成了寫有譯有二十本書的心靈課程導師;當年的臺灣第一美女,如今洗盡鉛華素面向人茵夢感情經歷豐富,但被世人牢記也令她自己耿耿於懷的是與李敖短短三個月的婚姻。一出才子佳人童話劇竟演成了悲喜交集眼淚與拳腳齊飛的驚悚戲!
 
 
 
當年的她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優遊又優秀、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李敖眼中那個風華絕代的胡茵夢早已遠去;今天的她質樸自然,談起往事,雲淡風輕。從小到大一直有人讚美我的外貌,然而只有我自己清楚,單眼皮、平胸、大手大腳、上身的比例稍長,絕非標準美女的條件。我內在的世界永遠無法透過外表無遺地展露,上天賦予我的這一副肉身似乎是恩寵,又像是詛咒。
 
 
哪個女孩子不愛英雄?
 
郭:我感覺你真的是和很多人不一樣,一個當紅的影星會愛上一個那時的異議分子?
胡:這很正常啊,在那種專制時代有勇氣去挑戰的人都會帶有道德的光芒,有英雄的形象,女孩子愛英雄是很正常的啊。
 
 
 
郭: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當演員的女孩子都是比較虛榮的,不會很關心政治,何況你那時正當紅,生活應該很優越,關心那些東西幹嘛?
胡:生活的優越取代不了內心的追求,我痛恨專制,也許是為了尋找自己的救贖吧!那時我心裏很崇拜救國救民的義士。
 
 
 
郭:你自己在那個時代應該說生活得很好,那你痛恨的到底是什麼呢?
胡:我從小生長的環境算是一個比較特權的階級,不僅生活上優越,在社會地位上也是比較優越的。在國民黨統治年代我們一直算是特權階層,用你們的話來說我算是幹部大院裏長大的孩子。回想起來我們這樣家庭的孩子很有優越感,那時候很看不起說閩南話的當地小孩,結果現在我們自己成了外省人。(笑)儘管有這種優越感,但我自己一直挺叛逆的;一個敏感的人用不著非自己遭到迫害才能體會什麼叫專制。我從很小時從成人的目光舉止中就能感受到權力的陰影。我母親就是一個挺專制的人,我在後來自己的書裏都寫到了。她對自己的孩子總愛控制,我對這種要控制他人的傾向一直非常敏感。
 
郭:你當演員在職業中也感到受控制麼?
胡:當演員也是這樣,我們也有有關部門給的一些指示,命令傳遞的方式也讓人感受到權力無處不在。這都是讓我不舒服的地方。
 
 
你不是在和一個觀念,思想一起生活。
 
郭:李敖是能給你帶來救贖的人麼?
胡:那時我以為他是。那時他的文章對醬缸文化和專制傳統有尖銳的洞察,我佩服他的膽識。
 
 
郭:後來為了什麼分手?
胡:我當年在他身上投放了太多期望,很快就發現錯了。比如說他可以在樓上架個高倍望遠鏡,看見對面的施工單位偷工減料。他懂些工程嘛!然後就威脅對方送他一套房子;否則就檢舉揭發人家。對自己的恩人他都可以敲詐勒索;別人栽培他,對他非常好,又信任他把公司的賬目給他看,結果他發現了紕漏就威脅人家要給他一百萬,否則就檢舉揭發人家偷稅漏稅。別人不理他他就威脅要漲價了,要兩百萬。這是他的一種謀生方式。他是一個有著強烈不安全感、對金錢非常渴求,且控制欲極強的人。我原來以為我愛的是個心懷天下蒼生疾苦的人,後來發現他其實私欲極強,這樣難免就很失望。
 
郭:我也聽到過一些關於李敖私德的議論,不過很多時候一個人物的公德和私德可以不一致,包括對於一個知識份子,比如像盧梭這樣的人物都被批評過言行不一,但這不能否認他當時倡導的理念的價值,即便他自己沒實踐到。
胡:我懂你的意思。你看一個人的書是可以不關心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但我的情況不一樣,我不是在讀一個人的書而是要選擇和一個人共同生活。婚姻不是那麼簡單的,你不是在和一個觀念,一個思想共同生活;而是和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相處。如果和他相處讓你不舒服,或者你找到你自己的問題,或者你應該離開。
 
郭:聽你和一個異議分子結婚給你的事業帶來了負面影響,是你離開李敖的一個主要原因。
胡:那是從來沒有的事。和誰結婚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會允許別人來左右我;而且事實上也沒人來干涉我。我可以繼續做我的演員,包括我的家庭還有同事,大多數人其實對我的婚姻都挺支持的。
 
郭:你當時和一個著名異議分子住在一起,沒秘密員警之類的來跟蹤你或者竊聽恐嚇你?好像不大合邏輯。
胡:這是從來沒的事。很多時候人們會誤解臺灣解禁前的狀態。臺灣當時雖然是專制社會,但這點文明還是有的。我只不過嫁給了異議分子而已,他們沒有什麼理由來騷擾我。我離開他就是一個純粹的個人選擇。李敖總是這樣,包括他坐監獄也是這樣,明明是證據確鑿他侵佔別人財產被判入獄非要渲染成是政治迫害,把自己包裝得好像悲情英雄。他很會做秀,但這是不誠實的。
 
李敖是我的逆增上緣
 
郭:你和李敖相處的這段經歷肯定給你帶來了一些啟示,如果李敖不是表現出那些讓你不喜歡的自私,你今天的人生和思考境界恐怕都會不一樣。
胡:沒錯,李敖可以算是我的逆增上緣。現在我不會像年輕時那樣很輕易地認同什麼東西,而是對那些以人民救星姿態出現的人物多一份警惕。
 
 
郭:但也有一些像昂山素季一樣的人物,有挺身救民的道德勇氣又有謙卑從容的優雅。
胡:我也很欣賞昂山素季(指翁山蘇姬吧)。她一定有很好的自我修練和證悟,心中懷有大愛才有這樣高尚優雅的態度去對抗暴政。否則我們會看到很多人,他自己和他所反抗的勢力其實本質上沒有區別。有些推翻專制的人內心比那些當權者更加專制。我們會看到這樣的人推翻皇帝的出發點就是自己想當皇帝,自己當皇帝比原來的皇帝還要壞,我們有這樣的教訓。
 
郭:你覺得這些人問題出在哪里?
胡:他們沒有抑制自己內心的魔道。這些專制的人其實是出於恐懼。他們很可憐,內心沒安全感,或者幼小時有心理陰影,有強烈的報復心理,所以才變態一樣地要操縱控制別人。在這個層面上講一切問題出在人的心裏,真正的專制其實是在人的內心之中。一個人不通過內修內證就不會參透人間的共業。
 
 
 
郭:那你心目中今天還有英雄麼?
胡:我今天已經不大容易完全認同什麼東西了。但我相信一個挺身而出反抗權威的人,如果不是出於內心的大愛,而是仇恨和報復是非常危險的。有愛才有真正的智慧
 
 
 
圖片來源:GOOGLE搜尋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abrielle
  • 是我們系上的學姊(雖然差了很多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