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氣時橫膈膜上升擠壓肺部空間以利二氧化碳排出!

 

橫隔膜是一塊平滑的、像鍋底形狀的肌肉, 位在我們的胸腔和腹腔之間,當我們將空氣都從肺部吐出時,橫隔膜這時的形狀會像倒過來的鍋子一樣,像是『︵』的形狀,但是,當我們將空氣吸入肺部時,橫隔膜會開始『收縮』,拉成比較平的樣子,變成像是『—』的形狀,使得胸腔的容積變大,肺部便能吸入大量的空氣。所以,當我們在吐氣時,其實是橫隔膜『放鬆』的時候,也因為橫隔膜往上升起,才會讓胸腔的容積變小,肺部便會自然地將空氣排出,送出體外,這就是我們在呼吸時肺部與橫隔膜之間的互動關係與原理。
您是否注意到了?在剛才的說明中,裡面並沒有任何『需要用到肚子的力量去頂』的相關說法,所以以前有人認為吹氣時要用橫隔膜的力氣將氣送出,但其實這是錯誤的說法。因為任何的肌肉都一樣,只能收縮,不能反向的張開,在這裡就順帶說明一些基本的人體生理學:肌肉是由肌纖維所構成,當肌肉在用力的時候,肌纖維是呈現一種『拉緊』、『收縮』的狀態,反之,當肌肉在放鬆的時候,肌纖維便會呈現出『放鬆』、『伸展』的狀態,所以各位應該就能清楚地明白到,肌纖維只能作『拉緊』的動作,無法作『推出』的動作。舉例來說:當您的手臂向內彎曲時,得要靠上臂內部二頭肌的肌纖維作『拉緊』的動作來使手臂彎曲,但是當您想要將手臂伸直時,卻不是靠二頭肌的肌纖維作『伸展』的動作,而是靠上臂外部的三頭肌作『拉緊』的動作來使手臂伸直。這是基本的肌肉纖維運作的方式。

 

 

由此原理,我們可以了解到,橫隔膜在吸氣時可以『拉緊』而使胸腔的底部由『︵』變成『—』,造成胸腔的擴大,可是在吹氣時,橫隔膜並不能『用力』或『推出』來恢復成原來的形狀,從前的錯誤觀念,大多是從這裡出現的。因為有很多人誤以為橫隔膜是一片可以自由活動的肌肉,吹氣時想要用它來使力推動氣,可是反而造成了其他的肌肉的多餘使力,進而造成身體緊張,肌肉緊繃。而且,由於肌肉的拉緊,橫隔膜無法放鬆還原成原來的形狀,造成不正確的呼吸,以及呼吸的量不足,若大家能夠有正確的觀念,我想應該會在呼吸法上有更進一部的瞭解!  

 

 

呼吸與禪


■ 陳章波(中央研究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


人靠著一口氣而活。這口氣其實指的是空氣中的氧氣,用它來燃燒身體的有機物質,產生化學能、動能、熱能及廢氣二氧化碳。氣的交換、吐納,從身體外部到肺臟,稱為外呼吸;由肺臟進到血液內,再隨血管、微血管到細胞稱為內呼吸;一般我們所熟知、體驗的為外呼吸。

 


人的肺臟在左肺有二葉,右肺有三葉,每一葉有許許多多的肺泡;肺泡為薄膜,吸入的空氣和血液間的氧氣與二氧化碳即在此交換。氣體要有壓力差才會流動,從壓力大的進入到小的。肺臟本身無擴張的力量,要藉胸腔內體積的增大,造成壓力變低,因而空氣自然由外進來擴張了肺泡;增大胸腔體積的方法主要有兩種,肋骨上舉及橫隔膜下降。當胸腔體積的變化主要來自肋骨上舉,胸部起伏變化明顯,稱為胸式呼吸;若主要來自於橫隔膜下降,使得呼吸起伏在腹部,則為腹式呼吸;如果把橫隔膜反向運動,在吸氣的時候反而是橫隔膜上舉,稱為逆呼吸,這樣可以強迫胸腔及背部放鬆,加強呼吸相關部位的運動使胸腔擴張。

 


氣體的交換是透過濕潤的薄膜,夏天水中氧氣不足時,泥鰍浮出水面吞空氣,再沈入水底,接著就看到小泡泡從肛門冒出來,這是因為它的腸薄膜具有氣體交換的功能。泥灘地的彈塗魚,趴在岩壁或樹根上,露出水面,但尾鰭浸在水中保持潮濕,透過尾鰭上的微血管做氣體交換。我們的皮膚毛孔具有微血管,高僧入定時,皮膚能否呼吸是值得驗證的。

 


禪修過程中「細長靜慢」就是為了要讓肺部及各器官之血液充分交換氣體,而氣喘就是因為外呼吸交換頻率太快,形成亂流,氣體沒能真正地交換。細長靜慢之後,禪坐才能穩定,也才能忘了呼吸而入定。氣體、液體都是流體力學的範疇。中國人「氣」一詞用法頗多,如食物內含的有機物謂之穀氣;也表示流體力學的現象,如氣率血而行;血液的動能主要來自心臟的跳動壓縮,血液在血管內運行時,前端的血管會感覺到壓力變化。就如同人們在捷運站等車時,車還沒有到就感覺到風來了。胸腔肋骨橫隔膜的變化過程中,會有運動形式及能量的轉變。當胸腹外表不隨之起伏,而橫隔膜上下運動時,動能會分散到體內,會在體內產生空間的壓擠,壓擠的能量可以波的形式傳遞到其他地方,背部、腎或內臟做按摩,達成兩手心、兩腳心及頭頂的五心相通的效應。

 


禪修過程中,不應該注意呼吸而要順其自然,但如身體太硬太緊張,就束縛住胸腔體積的變化,所以禪坐之前應該要先做一些擴張胸腔腹腔之類的訓練。胸要放鬆到前後左右都能鬆膨開來,才能像風箱一樣鼓動。


一般而言,歌手的喉頭都比一般人下降許多:練習放鬆喉頭的要領為反捲舌頭,做吞嚥舌動作,同時將劍突膻中放鬆,而有胸腔向內含縮的感覺;同時背部外展,此即含胸拔背。禪坐時舌尖抵上顎喉頭放鬆,胸部自然下垂即可。


一手輕輕按著胸,一手按著小肚,一呼一吸之間都盡量減少胸部的起伏,久了就可以養成腹式呼吸的習慣。消化器官,食道、胃、腸也要放鬆,才能氣沈丹田。丹田即為身體的中心重心之位置,意守丹田實即在那兒加一點點力道,如同加一點點鉛塊在不倒翁玩偶之重心,使它更穩定,如此則胸腹如同一張弦,同步微動,而得以細長靜慢地呼吸。唱誦經文是個很好的練習同步放鬆喉頭、胸、腹的修行方法。


呼吸訓練之後就忘掉它,沈靜、自然,氣沈丹田。在脈相學上,就是所謂的氣走任脈,由上而下,從顏面、口腔、喉頭、膻中、丹田,一路的下來。禪坐過程中,注意呼吸就靜不下來,此為「有謂無謂」;要忘了呼吸,才能順利的交換空氣,誠為「無謂有謂」。


禪坐過程中,以數息或感覺氣息在鼻孔之進出為切入點,這些都是渡河之舟,遇了河就要拋棄、忘了它,人才能「應無所住」,就如同倒空了的茶杯,才能添新茶水,即「而生其心」,生出慈悲菩提心。


本文摘錄自《人生雜誌》第246期

 http://blog.udn.com/arongshu9/1229995

http://www.csie.nctu.edu.tw/~phyung/amhp/tantrayoga/asanas/abdomensbreathe.htm

http://www.oshonewage.com/02%20courses/prem_ameen_osho_rebalancing/03_introduction_01.htm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