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德齡】

 

家庭寫作忙,放棄很多事情

 

問:很多讀者很好奇你如何管理時間,能夠在職場上如此成功又能扮演好母親的角色?

 

答:我是個井然有序的人。每天早上我5點半起床,開始寫作,料理小孩。但現在我回頭看,我發現自己真的好累。其實我犧牲了很多東西,比如說,我不太會煮菜。小時候,我媽媽每天都會煮三、四樣非常豐盛的中國菜給我們吃。

 

現在,我都很不好意思告訴你,「我的女兒吃甚麼,比如披薩之類。」 還有我必須放棄很多事,比如不能和同事們去喝咖啡。有時我覺得自己在耶魯好像是個局外人,我和我先生都是教授,但他和他的同事非常親密。而我每天3點半,必須趕著接送小孩練琴。

 

問:你的父親對你的影響很大?

 

答:你說得沒錯,也是我寫書的原因。我父親對我非常的嚴厲,但也是我最愛的家人。我非常崇拜他,如果你看過這本書,也許會覺得有點錯綜複雜,有時候他像傳統的中國父親般嚴厲,例如高中不能交男朋友等;但另一方面,他不是典型的中國人,他很叛逆,很早就離開原生家庭,甚至離開亞洲來到美國。他很喜歡摩托車賽車,喜歡嘗試新鮮的事物,他是我的偶像。

 

我的書其實挺複雜,包含「叛逆」這個重要的主題。第一章似乎闡述些教導子女的規則,但是從第二章開始,是我自己叛逆的過程,比如我父親希望我留在加州念大學,但我選擇東岸的哈佛;他希望我嫁給中國人,而我卻選擇猶太裔的老公。 這本書充滿矛盾,同時在尋找生命中的答案。也沒有人討論書中另外個重要的角色——我的兩隻狗。

 

我出書的第一個念頭,這是本關於:一位母親和兩個女兒加上兩隻狗的故事。 這兩隻狗教會我很多事,牠們甚麼都不會,根本無法達到我的要求,甚至連跑步都做不好,但我還是愛牠們,喜歡和牠們在一起。我只是想開個玩笑罷了。一開始,我寫道:我的狗狗們沒有自己的事業也沒關係。牠們不需要成為警犬(大笑)。只要牠們開心,可以做任何事,我不需要為牠們的前途打算。

 

養狗像社交 背誦創意不衝突

 

問:你在書中嘗試將養狗和中式教養做比較?

 

答:對!基本上完全不同。養狗就像社交活動,但在美國做個嚴格的中國媽媽很孤單,而且執行起來很困難。我女兒總是跑來對我說:為什麼別的同學得到B+就是好成績,你為什麼這麼嚴格?我的同學放學後可以到朋友家玩,我為甚麼不可以?書中也提到,當別的父母邀請我小孩去過夜,我甚至無法直接告訴他們不能去的原因,他們也不會理解。

 

問:有批評指出「中式教育」只教出一些「心胸狹隘」又沒創意的精英分子,你怎麼看這種批評?

 

答:我非常不同意這種說法。但我認為有些隱憂,不能光教出只會死記背誦的孩子。我的父親不是典型傳統的中國人,他常對我說,不要都和別人做得一樣,要有自己的想法。

 

努力用功,甚至背誦和有創意並不衝突,我覺得必須兩者兼顧。以音樂為例,在你彈出一首完美又富有感情的莫札特曲子前,必須先有深厚的樂理基礎。 問:虎媽,似乎變成一種熱門詞彙,網路上許多人說自己是「獅媽」「海豚媽媽」,其實代表不同的教養方式,你有什麼看法?

 

答:這還是一種誤解,我的書不是育兒手冊,我並不覺得這是教養孩子最好的方法。 以我的學生為例,有很多家長對他們的孩子非常放任,或者有些是被他們的祖父母帶大的,現在都有很好的成就。 我相信教養出好孩子有很多不同的方式,例如狗媽或雞媽等。(笑)

 

問:可否多分享些你和母親之間的故事?

 

答:我的母親非常嚴格,是非常典型傳統中國人。她嚴格要求我們在家必須說母語,她就是個標準的虎媽!她教導我許多中國傳統美德,她常叫我要「謙虛」,不可以嘲笑別人,要幫助窮人,不要愛現等。我父親個性比較不同,他比較愛現,而我也是,這是為什麼我出書惹出一堆麻煩。

 

在書中我常揶揄自己,我喜歡鮮豔的紅色,大型派對,喜歡大聲說話。而我媽總會指責我,叫我說話小聲點,不要太出風頭,裙子穿長一點。

 

其實在書出版前,母親就曾警告我,「你最好不要出版,會為你帶來麻煩!」她說中國人比較重隱私,絕不會寫這種書。母親說得一點也沒錯,我真的惹上麻煩了!

 

但我父親說得也對,他告訴我;「如果你認為對的事就去做吧!」我的父母真的很棒!

 

寫書讓自己檢視曾犯的錯

 

問:你曾經提到寫書就像你的家庭治療一樣,現在書以經出版了,你覺得情況改善了嗎?有沒有任何的遺憾?

 

答:寫書是個美好的經驗。在寫書的過程,我回顧了過去18年的歲月,我開始自嘲從前的我:當我第一個女兒Sophia出生,她非常聽話。我心想,做父母可真簡單呀!其他的西方父母是怎麼了,哪有那麼多問題?

 

當時我認為只要對小孩嚴格,他們就會一路成績優異,並且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奏。但是當我有了第二個小孩,我才體會到,天哪,完全不是這樣!

 

這本書應該是自嘲幽默的傳記,我的兩個女兒才是主角。她們會說:媽咪,你的臉色氣得發紫囉!

 

媽咪,你吼得太大聲了! 寫書讓我重新檢視曾犯下的錯誤,同時讓小孩更加瞭解我。在這之前,她們覺得我太嚴苛了,後來她們才瞭解,我的嚴格是出於愛,也是來自童年經驗!

 

有沒有遺憾?我唯一的遺憾就是《華爾街日報》的標題,我希望出版的方向不要用「中國媽媽育兒守則」,或是「中西教育大對決」的語氣。

 

我認為在美國,還沒有任何一位寫書評的人真正念完我的書。即使正面的評價,我也不覺得他們瞭解這本書的真正涵義。 這本書很複雜,一個很重要的主題就是「叛逆」。 我寫這本書本身就是種叛逆,在書中我帶有叛逆的口吻。

 

這裡面並沒有對錯,而是追尋平衡的過程。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