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兩架飛機衝進雙塔大廈時,震碎也震呆了了多少美國人(尤其是驕傲的紐約人)被保護好好的堅固強壯心靈(與之具有的)。當世界第一強國被找到細縫報復;無辜又心碎的生存者仍舊必須要重拾瓦片繼續生活,旁觀者要說自作孽不可活也太不人道。天主造人皆是要其與其之和好,但『人』這問題卻是永遠無法解決的難題.....所以永遠打不完的戰爭,不管是情緒上,經濟上,歷史上,傳承上...無法理解上.............

當然台灣自己的問題更是必須要被關注,只是今天就這部電影來討論的是一個發生在紐約的故事。adam失去了所有能夠擁抱的,看見的親人。他被孤單的留在世上。所以他選擇把自己封閉在聽不到外界聲音的耳機裡,電玩裡,永遠未完成裝修的承諾裡自責。
他逃避悲傷,因為太痛,痛到根本不敢發洩,因為怕沒有辦法停止。所以選擇遺忘和躲進紐約四處的街角山洞,有人接觸便騎著他的電動木馬快速離開。逃避認識他這一段記憶的所有人,所有來安慰的人都像是要把他推向痛苦深淵一般的令人懼怕。所以他選擇完全沒參與或認識他那段生活的大學同學don來往。


don自己也有自己的問題,藉著adams他可以名正言順的恢復到一個大男孩時代,暫時可以鬆懈掉成人的步伐,家庭的壓力,與妻子莫名的代溝。兩個人在彼此身上暫時忘掉目前的麻木,可以不回家,可以徹夜打電動。陪伴彼此成為一個成家男人可以合理化玩樂的行為。

直到慢慢的心理醫生的破梗,另一個心碎的女人的出現,融冰現象才開始起效。不管如何,說出來是治癒的第一步,但真的很痛。選擇緊閉心門讓人著急,但醫生讓他選擇自己決定好了再說。

結果他還是跟don淡淡的說了,短短幾句話讓人看到adams演戲的功力,我想淚灑現場的人應該很多,當那些美好的人事物都消逝的時候,殘存的幸福回憶是可以殺人的。當你心中波濤洶湧不可抹滅的回憶一再重演,卻無法再擁抱或呼吸到任何一絲氣味。你卻必須生活在一個充滿這死亡陰影的都市...把自己封鎖在吵鬧的ipod裡也許是個比較好的選擇。

電影最後的交接我覺的拍得很自然也很微妙,死蔭幽谷仍然存在,但不好的灰塵漸漸驅離。有光透進來,因為不再把心關上。那就會有別扇窗子打開,經歷過重大痛苦,反彈的力道一定更高。也許更知道怎樣去愛,去體會。


這就是神要我們學習的世界,不管你喜不喜歡,都有祂要我們體會的旨意在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