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經痛,觀察到有點不規律,量大,有些悶痛但不致於到嚴重痙攣的地步。前一天差點誤闖地雷,買了一碗芋頭冰。但記得是指把芋頭吃掉,沒碰冰,才未釀成大禍,今日經痛沒到死去活來的地步。

直覺用油,冷壓芝麻油襯底。

腹部先用單支冬季香薄荷按摩一遍,那新鮮葉片的香氣非常宜人,恍如至身夜下花草原,香葉摩挲著身體,再使用洋茴香把腹部畫圓。沒把這兩隻大毒香油混合在一起,是想享受單支香分個別強烈的療效(人在病痛時沒太多理智)。

腰背部因月經來而痠悶,用了中國肉桂來『疼疼』它。

這幾隻酚類和醚類的油平常健康時沒什麼使用,倒是每次虛弱時就很直覺的想到他們,真是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豪氣(或不耐煩)感阿。

創作者介紹

米禮鹿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