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發奇想,把精油d進裝了個別裝沐浴乳和洗髮精的兩個小砵,攪一攪,想要為一天到晚了無新意的沐浴時間多一些新鮮感。

洗澡前的按摩以安撫背部和肩部的痛苦為主,主調是晚香玉,還來了一點完全伊蘭、白珠樹、苦橙皮、月桂。其實在按摩的時候晚香玉的味道令人非常沈醉,不過不知道為何我擦抹著這樣的油,頭腦一邊在想蔡依玲和蛇麻草。(事後分析可能是最近蔡小姐的背部手舞蹈姿勢令人非常羨慕,我想每個要幫自己按摩的人都應該把她那套舞學起來,這樣擦背部就變得很容易。而蛇麻草可能是一邊照鏡子一邊感嘆自己逐漸受地心引力影響的胸部阿......)

這罐澳洲的月桂可能有稍微變質,味道有點偏丁香,但我還是以心理作用感覺良好的把她加進去(阿不然咧,總是要用的阿,也許身體哪個部分很需要她呢)

洗髮的部份我拼命加酮類和氧化物類的油(是要升天嗎),d了鼠尾草、尤佳利、迷迭香、白千層。味道出來果然非常的『清明和濃郁』(我對酮類的味道有偏好阿),針對頭皮容易出狀況,個人是蠻滿意的。

身體的部份以特級依蘭為主,她的大哥完全伊蘭也加了1d,然後再來薑、黑胡椒、還有覺得調進去味道應該很讚的一瓶珍藏有果香味的德國洋甘菊。攪一繳顏色變成美麗的藍色,這罐德甘倍半帖烯的香氣非常的濃郁又淡泊怡人,跟伊蘭真的是絕搭,在印度買的花香調的薑也是令人激賞,好美的味道(對照曾經買過一瓶味道很恐怖的薑來說)

黑胡椒味道很平實,也因為味道實在沒有很驚喜,所以不是很常用(喔我好偏心),已經是罐老油了還剩很多很多,最近我的身體超冷的,然後性子也有點陷入泥沼,那就多用一些黑胡椒吧。

剛洗完澡到現在在打字,身體一直在發熱,不是那種恐怖中暑的發熱,是那種淡淡的散掉身體的熱的感覺,一邊發熱一邊覺得自己比較清涼,然後摸著皮膚也不會那麼冷,很開心。

最後感想是,我在兩個砵裡面都倒太多沐浴乳了,一次根本用不完,但若是沐浴乳倒太少濃度又會過高(我今天這樣用濃度已經很驚人了),若是裝瓶又少了我想要天天用不一樣味道油的驚喜,還真的很傷腦筋......不過後來想想,以我這種新意應該一個月不會進行到太多次來看,也許高濃度還可以喔。

照片來自喜歡的攝影師:BRUNO BARBEY

創作者介紹

米禮鹿

Kl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